八部合音

布農族的合音唱法是他們自古流傳至今的歌謠,在人類文化尚未發達前,就有如此複雜豐富的合音現象,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這對於以前有關音樂起源的理論與學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與否證。

◎試聽 : 八部合音曲 (1325K)

          (古風國小布農文化教室)

布農族的( pasibutbut)是一首在傳統布農社會於每年二月播種祭(minpinan)之前,郡社及巒社群人所唱的一首祭歌。由於其演唱的複雜性及禁忌的限制,因此無形中增添了很多外加的神秘感及不同的解釋法。以小米(dilas)為主食的布農族人,在每年整地完畢到播種祭之前,就運用一套嚴肅的祭儀,透過pasibutbut的集體演唱,把布農族人的心願及祈求傳達給dehanin。 

由於儀式的嚴肅性, pasibutbut的演唱自然也加上了不少限制及禁忌,過去在傳統的約定俗成之下,族人也都恪遵規矩,嚴守禁忌,以最虔敬的心情來演唱。

pasibutbut在郡社群、巒社群中視為虔誠之祭歌,然而這種世上罕見而奇特的唱法,布農族的祖先們是從哪裡學會這首歌呢?據仍然演唱pasibutbut的數個村落調查採訪結果不外乎下列三種傳說:

1.布農族的祖先們在某一次狩獵行動中,乍見幽谷之中飛瀑流瀉,蔚為奇觀,尤其是在幽谷中飛瀑流瀉造成的迴響,令他們聞之不禁生出肅穆敬畏之感,回到社中之後他們發現今年的小米收成比起過去任何一年都要豐盛,於是聯想起或許天神dehanin預示其所好,於是社中這些男子將在瀑布中所學到的音響傳頌下去,代代不絕。持這種說法的以高雄縣郡社群的布農族為最多。

2.也在一次狩獵到某一獵場時,他們祖先發現了一棵巨大的枯木橫亙於地,巨木中間巳中空,此時成群的蜜蜂(linmo),又稱(hatongusazu)展翅嗡嗡作響,在中空的巨木之天然共鳴箱中鳴響,族人雀躍不已,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聽過這種天籟之音。於是這些男子將他們在山中聽到的音響模仿唱出,加上族人個個都是合唱的能手,於是代代相傳下去。台東縣境內郡社群及南投縣信義鄉(明德、羅娜)布農族都持這種說法。

3.花蓮縣卓溪鄉崙天部落巒社群布農族則認為他們祖先聽到在結穗盈盈的小米田中,成群結隊的小鳥振翅疾飛而過的聲音,交相模仿而學會了這首歌曲。

一到了播種祭之前,祭司決定了祭日,此時祭司會慎選族中這一年之內所謂最聖潔的男子六至十名,住於祭屋之內。次日,祭司帶領這些成年男子在屋外圍成圓圈,雙手互相交叉置於背後,圈內放置種粟一串。此時在祭司的領唱下,先在屋外演唱這首「祈禱小米豐收歌」,然後再慢慢移入屋內,象徵今年播種的小米能豐收,並堆滿穀倉。由於這首祭儀歌曲的演唱形式之特殊性及其與整個祭儀結合的複雜性,這首 pasibutbut早已蜚聲國際,中外皆知。

布農族人自稱 pasibutbut為「八部音合唱曲」。但是單從音樂的結構觀之,演唱的聲部最多只有三部形成的複音現象。只是唱這首曲子時,必須要八名成年男子以上分成『mahOsgnas」、 「manda」、「mabonbon」、「lagnisgnis」等四個聲部,再依一套嚴謹的規則慢慢依次進入合唱。由於每一位歌者的音質迥異,因此八部合音的錯覺現象於焉產生。無論如何pasibutbut已是一首中外皆知,並且最具特色的布農族傳統歌謠。

 

(圖文 .馬遠國小 古風國小提供)

網址 http://www.myups.hlc.edu.tw/webwork/profile6.html

《原來如此》 http://www.kgu.com.tw/minority/per/07/11-07b.htm

布農族八部合音之源起

文/ 圖 哈帽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堪稱世界罕有的天籟美聲,他們的合唱之所以如此和諧靜謐,多源於大自然所賦予族人的珍貴啟發 ......

只要您曾聽過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就一定感受過「三日繞樑,不絕於耳」的悸動。每當布農族人肩併著肩圍繞成象徵圓滿的隊形,節奏性的哼著乎而高亢,乎而低沉的曲調,在旁的聽者往往會不自覺的沉浸在他們和諧靜謐的氣氛中。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堪稱世界罕有的天籟美 聲,那種純淨無瑕的聲音,無疑是大自然中最原始的呼喚。就布農族傳統的習俗來說,「八部合音」是在族人舉行打耳祭後,為祈求來年豐收所進行的祈天儀式。由於小米是布農族最重要的作物,因此在「八部合音」的過程中一首壓軸的關鍵曲便名之為《祈禱小米豐收歌》。據族人表示,他們非常重視八部合音的過程,因為他們相信,來年小米是否能有好收成,端賴鳴唱之間和諧與否。因此,在族人唱和之際,皆是以虔誠的心發出自然柔和的旋律,讓歌曲臻至完美的境界。

據說這首《祈禱小米豐收歌》需要九個人以上一起合唱,唱的時候分為三部,一開始由長老領唱,音域頗為低沉,另外兩部則陸續加入合唱,音域才逐漸爬昇,直到三部合聲達到最高音階,合唱才算完整。一般人通常對於布農族創造出這種幾近零缺點的合鳴感到質疑,在沒有任何樂譜的情況下,族人是如何開始這樣特殊的音樂?後人又怎麼去延續祖先的文化呢?

相傳布農族人的祖先早期大多居住在高山,鎮日與山林為伍,對於自然界的一切,除了敬畏之情,更有著無比的好奇心。某天,族堛漣坐B在追逐獵物時,來到一座壯觀的瀑布前,眼前的獵物突然消失了。忽然間,他被聲勢浩大的水聲所懾服了,於是他放下弓箭,靜靜地聆聽瀑布帶給他的啟示。回到部落後,他引導族人以合唱的方式,創造出這種獨一無二的八部合音。除了源自於瀑布所引發的靈感,對於八部合音,族人還有另一種說法。當長老率先起音之後,族人要適時並有順序的加入合唱的陣容,但是在進行的過程中,族人必須默契十足。因為每一個人都要去挑選不同的音階來唱,並逐漸將歌曲由低點提昇至高點,在抑揚頓挫之間,都要注意和諧度及韻律,使整首歌曲在吟唱的階段中漸入佳境。

若要探究布農族人用何種方式去傳承八部合音,或許可以膚淺地說,可能歌唱本來就是布農族人的天賦,因此八部合音得以世代相傳又不失其原味吧!但是若以布農族的社會組織制度來看待八部合音的傳承,則又是另一個有趣的發現。

在傳統的生活中,布農族遵循男女有別,長幼有序的禮教。女人的織布機男人絕對不准碰,而男人的背網籃具,女人也摸不得;一切的工作由年長者發落。而家庭制度也相當嚴謹,一個家族居住在同一個大型家屋,使用同一穀倉,用同一個爐灶共炊。

相同的紀律也表現在工作上。布農族人喜歡群聚在小米田一起工作,從開始收割到整理作物的過程中,他們會主動圍成圓圈,認真地堅守自己的崗位,不能隨便嘻笑玩耍,甚至不能喝水,必須以極有效率的分工合作方式共同完成小米採收的忙碌工作。

從以上簡單的描述,大抵不難看出布農族人的忠誠、合群、勤奮及團結性,除了獨善其身,他們還將個人的美德擴及到整個民族,因而外人總能感受到布農族的強悍團結。也就是因為他們處處都能嚴守紀律,所以「八部合音」只能說是布農族集體意識彙集後所散發的強大威力,縱使這只是其中一個面向,但或許這就是八部合音至今仍能在聲樂界立於不敗之地的最主要原因吧!

 

 

布農音樂( Bunun tu sinka huzas

祭儀性的歌謠 ( is lusan tu huzas )約有下列幾首:

1 、祈禱小米豐收歌 ( pasi but but ):它是用於傳統布曆的一月撒種祭( min pinang )到三月間拔草祭( manatu )期間所演唱的祭儀歌曲。此時巫師會慎選族人中這一年之內所謂最聖潔的男子 6-10 名,住在祭屋之內,次日巫師帶領這些男子在屋外圍成圓圈,以反時鐘的方向雙手相互交插置於背後,圈內放置種栗一串,在巫師的領唱下,先在屋外唱後再慢慢移入屋內,象徵今年的喜小米能豐收,並堆滿穀倉。

1 、飲酒歌 ( Kahuzas ):郡社群稱飲酒歌為 Kahuzas ,其他四個社群則稱 tudaus ,

用在勇士們出草回來後,獵首對的對長為這些英勇善戰的勇士們( mamang )

舉行的慶功宴( malastapang )之後所唱的歌,也利用此儀式告慰已被砍頭的

首級。

4 、首祭之歌 manandu ( manandi ):此首是極嚴肅的祭儀歌曲,在出草凱旋歸

來的半路上,獵首隊為了要對敵首表示「人道的精神」,隊長會選擇較好安全

的地點把敵首放在中間,開始唱「首祭之歌」。

5 、報戰功 跨功宴 malastapang :每次出草凱旋歸來後,先將首級處理乾淨,

第二天晚上,由隊長( lavian )集合族人舉行慶功宴,由獵人們輪流報告過去所獵取的首級與獵物,中間放出草獵獲的敵首及初釀的小米酒,圈外則圍所有的族人。

6 、獵前祭槍之歌 pislai :按布農曆法,在四月份的 lapaspas 之後,到五月份的

打耳祭( malah tainga )之間,在農閒之際組成獵隊,到氏族的獵場狩

獵,隊長召集獵人們到巫師的家,獵人把獵具置於中央,並且蹲下圍

成一圈,家屬則站在外圍,獵人伸出左手觸摸獵具,女人禁止碰觸獵

7 、 招魂之歌 makatsuahes isang 布農族認為人生病是因善靈被惡靈侵佔,故

要請法力高強巫師來招魂,床上掛上一把大的鐮刀以驅邪,巫師拿起

蘆葦草( padan )在病人身上揮動,並用嘴吸病人的手臂,就會吸出一

個小石子,告訴病人的病因,身體得痊癒。

8. 成巫式之歌 pistatahu :每年的五月打耳祭( malah tainga )次日及十月收穫祭

( minsalala )的第二天,舉行巫師( lapapaspas 或 mamu mumu )晉級為

正式巫師的成巫式。

9. 收穫之歌 manambuh kaunun :每年 到了七月小米栗 已成熟,祭司率領族人

小米栗田先舉行試收 ,拿一些小米回家掛在屋簷下,第二天再到田

裡正式收成,祭日當晚就舉行小米栗成熟悸祭( sauda ),小米放在中

間,巫師拿出豬肩甲骨法器( lah lah ),在小米穗上先說祈禱文再唱歌

10. 獵獲改凱旋歌 malasitumal :此首是卓社、卡社和丹社群才會演唱,當獵人

出草歸來到山腰距離社區約 40 公尺處,獵人們 會燃燒生草產生白煙

對空鳴槍以告村落的婦女前往迎 接,婦女迎接 看到敵人首級 唱此首

歌。

布農的天籟∼八部音合唱 Pasi but but 祈禱小米豐收歌

Pasi but but (祈禱小米豐收歌)是因過去布農族傳統的社會生活,一切的農耕生息,幾乎都仰賴自然界的生循環,農作物的豐收,才能糊口生存下去,故在豐收之際,不忘記上天的恩澤,故用具體的行為(歌唱與祭儀)來表達對造物主(上天 dihanin )祈求,以換取恩賜豐收的回應,因此在每年整地完畢到播種之前,就運用一套非常嚴肅的祭儀,透過 Pasi but but 的集體頌讚,把布農族人的心願與祈求傳達到 dihanin 。由於要嚴謹敬畏不能隨便,故也有不少的限制與禁忌( samu ),用最虔誠的心情來唱。

  針對 Pasi but but (祈禱小米豐收歌)的這首祭歌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布農族人傳統的看法:演唱 Pasi but but (祈禱小米豐收歌)必須有下列

的情行才可參加:

E 成年男子 8-12 名,這些男子在族群中必須是成功的男子(有狩獵、

出草、家庭)者。

E 分成四個聲部進行 Pasi but but ,有高音( mahusngas )、 manda (次高

音)、 mabungbung (中音)、 langngisngis (低音)

I